每个热爱游戏的韩国少年都梦想成为电竞选手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2017年,韩国的夏天,在游戏里身边的人的劝说下,金基仁参加了业余选手的选拔会,第一回没过。第二回,他成为了 Ever 8战队的职业选手。这时候他还在上高中,成绩普通,人生规划是想平凡地上学,毕业后找事情。
  金基仁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喜欢游戏、喜欢玩的门生,他第一次玩《英雄联盟》是在2013年,定级到了白银二。
  大片面人应该都没听过他的名字,但对他的游戏ID“Kiin”不会目生。2018年,19岁的Kinn入选为亚运会表演赛的参赛选手,在国内他频繁被称为“韩国第一上单”。在这之后,Kiin的父母也没再提起“非要当职业选手吗?”这句题目。
  1999年出身的Kiin有着与年龄毫不匹配的名气,他从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成为名噪一方的电竞选手,期间时间不过一年,这也正是电子竞技对青少年而言最大的魅力之一。
  在韩国,每个热爱游戏的少年都想成为下一个能快速崭露头角的Kiin。在这个文娱家当高度蓬勃的国度里,电子竞技是年轻人中最普遍的爱好。这些在虚拟疆场上获得荣耀的选手的职位早已无异于演艺明星,一位美国选手曾感叹自己在家乡无人问津,但在韩国街头却频繁被男女老少喊出名字。
每个热爱游戏的韩国少年都梦想成为电竞选手
  在韩国一股股的电竞高潮之下,无数青少年正在为了成为这样耀眼的存在而努力。
  韩国的一家育儿论坛上,一位母亲发了个求助帖:“我的儿子想当电竞选手”。
  帖子里,她讲了讲自己的儿子。这是个很懂事的小孩,说过自己想当职业选手,而且保证不耽误学习。但让这位母亲难过的是,她经常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实现学业后,紧接着又去学习电竞技巧——而这时候往往已经很晚了。
  这则帖子下回复许多,不少韩国妈妈也面对着同样的题目:孩子想当电竞选手,作为家长不知若何应对。有的家长同样手足无措,同样不知若何是好;有的家长正在支持孩子渺远的电竞梦;有的家长说孩子已经逐过梦,然后又放弃了。
  韩国父母一代的成年人对“电竞选手”这个职业的看法不太严苛。面对着电视台采访的镜头,孩子们也渐渐开始畅言自己“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梦想。
  韩国的学校里,门生们想当电竞选手的愿望不被看成是一个笑话。2013年,闻名战队KT Rollster的大门曾被五十铃中学的先生们敲响,他们带领门生集体前来看望自己的梦想地。
  这19位初一门生介入了学校的理想观察,他们将“职业玩家”填成了自己的首选。
  相似的情形在韩国内渐渐伸张。凭据尼尔森韩国的一项观察,昨年,电子竞技在15至29岁的韩国人中排名第三,仅次于足球和棒球。在往年韩国教诲部对小门生的观察中名列第八,高于“科学家”。
  这群电竞高潮中的年轻人们并不理解大人们对电竞行业的担忧,一位梦想成为电竞选手的少年曾忿忿不服的说,棒球运动员、钢琴家都是正经职业,电竞选手也亦云云。在韩国,英雄联盟选手Faker被称为是韩国的迈克尔·乔丹——韩国少年们的童年偶像。
  在韩国互联网上,满溢着怀抱电竞梦想的少年自白书。要是以“电竞选手”为环节词进行搜刮,紧接着跳出来的关联词即是,“想成为电竞选手”,再接着即是“电竞培训学校”。
  在庞大愿景的驱使下,电竞培训学校渐渐在韩国发芽,家当化。与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些学校都颇为职业正规,但费用与寻常学校相比加倍不菲。
  一家学校说,来他们这里门生大概有100名左右,门生每周大概要学习五个小时的电子竞技课程,也能够凭据自己的需求解放地学习。每个门生每月花费40万韩元(约2300国民币)。
  据这些学校的开办者所说,许多孩子都是由父母陪着来的,大片面态度都较为支持,因为有不少家长自己就玩游戏。
  每周六,韩国少年泰民都会与父亲一起坐三个半小时的巴士来到一家电竞培训学校。他今年早些时候初次告诉父母他决意成为职业游戏玩家,他的父亲很快即是YouTube上做了功课。
  这位父亲说,他观看了许多有关职业游戏的视频,打听了这条道路上的困难和障碍:“在全部事情上,除非你是天赋,否则需求采取某些步骤……有锻练教他是可靠的。”
  泰民在家中的每个小时险些都在玩《守望先锋》。上学的时候玩了五个小时,周末练习长达10个小时,在这期间,他的父亲会给他关上门,把电视音量调小,还调整晚饭时间,以便不去占用他的学习时间。
  学校里的一位锻练表示,泰民的练习时间其实不算长,这里的许多孩子一周要练40个小时或以上。
  14岁的成昌庆以普通玩家的水平加入了首尔游戏学院。在这家看上去和网吧无异的学校里,他最终成为排名前1%的选手:“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只是和那些能力水平与我差未几的身边的人一起玩。这里有许多门生比我好许多,所以给了我许多动力。现在我可以在更高的水平上打角逐了”。
  与成百上千名渴望踏上职业道路的选手相匹配的,是接连不断的电比赛事。由不同赞助商发起的不同小型电比赛事正在韩国不断冒出,奖金大多数很微薄——乃至有的只是钥匙链之类的纪念品,但能给少年们一个崭露头角的有望。
  在这片土地上,电竞选手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职业。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一个呼吁众筹的消息,“向梦想成为职业游戏选手的门生募集赞助”:一位家庭情况困苦之极,连自己房间都没有的韩国粹生正在寻求爱心人士的赞助。他学习成绩不错,游戏水平同样,而且曾在GSL游戏世界大赛上进入前四强。这位门生想修好自己家的陈旧房屋,也想参加计算机辅导班,梦想是成为电竞选手。
  使人注意的是,这位贫困门生在标题里写下了“想成为电竞选手”的梦想。我们也应该都清晰,在许多其它国度,没人会在众筹网站上写这个——得到的回复会很明显。
  电竞风潮席卷韩国少年们的心房,这个现象已经连接了许多年。
  1997年,金融风暴来到韩国,大小公司接连破产。政府投资于IT行业试图力挽狂澜,让国内个人计算机费用急剧下降,紧接着高速网络渐渐笼盖天下。
  在这之后,各式网吧如雨后春笋般从韩国冒出,不计其数。有人曾说,在韩国小巷沿着走,5分钟就能发现一家网吧。在学业压力并不轻松的韩国,这里成了青少年们的避风港。午夜时分,韩国粹生们敲击键盘,试图把家长“考名校”“以后进三星/LG上班”的期望抛之脑后。
  这种环境是膏腴的土壤,而游戏家当扎根成长。当大多数国度还没有“电竞”这个概念的时候,游戏角逐已经开始在韩国的电视上出现。大型公司的赞助、众所周知的选手……在经济与社会互相影响下,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子竞技温床。
  相比现在,过去的电竞路要窄上些许。
  2008年, 被星际玩家称为“教主”的李永浩拿下了Bacchus OSL冠军,成为最年轻的OSL冠军选手,这年他15岁。这段时间的韩国已经有了电竞相关的电视节目,曾去李永浩的学校拜望,在嬉笑打闹的孩子们中间,记录下这位年轻选手的学校生活。
每个热爱游戏的韩国少年都梦想成为电竞选手
  但这位如今已经名震四方,留下许多记录的选手,在小时候玩《星际争霸》时也曾多次遭到父母阻截,而且家里乃至没有一台计算机。直到他对父母承诺自己将在一个月内成为一位半职业游戏玩家——很显然最后他胜利了。
  但时至本日,这种情况也只是稍有改观。英雄联盟选手PawN说,自己为到达今天的位置做出了牺牲。他17岁离家,而“这对韩国人来说很不正常”,父母当初极力反对,但直到他开始赢利才改变主张。
  另一位队友Smeb也有相似的际遇:“不,他们没有感到高兴。我想这分析了成年人若何看待职业。你可以通过学习和上学来获得胜利。但游戏被认为是不好的,在他们眼中是没有用的。”
  而在电竞行业,大片面选手都是像他们这样天赋型——在极年轻的时候就凭借实力初出茅庐,一步步登上世界舞台。而目前流行的“培训班”出身的,最终机身电竞行业的选手固然存在,但很少,大多也并不知名。即便在电竞家当云云蓬勃的国度内,当一个孩子向父母阐述,得到不看好的回覆仍旧是常态,原因不言而喻——太难了。
  在无尽涌动的电竞高潮之下,我们最终看到的惟有这些最终走向领奖台的少年们,而他们的存在是凤毛麟角,是概率中的概率。
  当记者问到已经成名的职业选手,若何看待如今年轻人都想步入电竞行业时,得到的回覆大多是“望端庄”。一位星际选手说,他认为大多数人都不应该尝试。因为一场角逐,大概会有两三百人为之努力,但最终能上台的惟有三四个。努力固然可以成为职业玩家,但登顶很难——对于这一行业来说,不登顶对于一个职业选手而言,就意味着困境。
  韩国的电竞以高强度训练闻名。通常一位选手平均每天需求12-15个小时的训练,角逐淡季时也要8小时以上。但这种努力换来的最终也惟有几年不到的辉煌——作为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太短了。
  五到六年,普遍被认为是一位职业选手巅峰状况的期限,时间一过,他们就要开始为自己规划第二人生。
  有一则报道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前职业玩家,自豪地生活在社会中”,问顶用夸赞的语气报告了少许选手在褪去光环后的人生:有人考上了大学,有人考取了会计证,有人成为上班族,也有人最终选定当一位工人。“近来经常有职业玩家选定了普通职业而不是职业游戏团体或游戏直播的情况,这对电子竞技是一个积极的灯号。”
  正如之前所说,电竞选手在韩国是一个可接受的职业,但对于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也仅此而已了。
  但即便这样,这份庞大的,虚无缥缈的梦想仍会笼罩在这些少年的心头。当商城闭店,地铁休止运营,白夜的喧华从韩国褪去,鼠标键盘声还是会从夜幕里响起。设备齐备、人头攒动的网吧仍在城市里孜孜不倦的运转,这里是万千韩国少年们的逐梦之地。其中大片面人是为了缓解压力,而有些人则是抱着成为电竞选手的期望,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行如愿,但最后总会有辣么一两个少年从万千概率里走出来,站上世界舞台,成为众所周知的明星。
下一篇:重逢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物是人非的这个事实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