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于再讲的人会不自然的获得一种恶心的气质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以至于再讲的人会不自然的获得一种恶心的气质

  错过了。在一年前读到的某一篇论文中讲到灵长类动物能够维持的社交关系的复杂程度和脑的大小的正关联,相同的一句话被我的某个朋友在今天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讲出来,用作解释她对未来悲观的态度。我忽然想到。有些话真是被讲烂了,在社交中反复的讲。嗯嗯啊啊我也觉得是。我不觉得是。
  昨天的梦就像是,附着在砖头墙壁上慢慢流下的雨滴。墙上刷着乳白色的油漆,就是那种在随便一个网上的时尚装潢博主的那种集锦里会出现的所谓有情调的墙面。雨很多,到处都是水滴,而且再往下流。
  从很久以前开始在人就有一种躁动。一种难以名状的,朦胧的,像是悬浮在精神之中的玻璃表面的水遇到冷气浮现在上空的类似云一样的东西。在我的想象中它就是这样,而且玻璃是介于粉红色和橘色之间的颜色。对我而言,这种躁动的具象化的形象之一是在面对街道的公寓(二层)拉开窗帘(绸面的质感,上面有工业制造缝上去的花纹)看见楼下的礼品店铺的灯光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小学的某一节绘画课上我第一次看见大堡礁的照片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感觉。好像是从一个很长的梦境之中醒来一样,好像自己从某些真实的世界掉下去进入了另一些更加真实的世界,每一秒钟都被拉的很长,每一次呼吸都是朋友圈里用一句话就可以形容而且没有配图的字。
  有些话确实被讲烂了,以至于再讲的人会不自然的获得一种恶心的气质。p-p-p-p-pantomime. 这是我在同样的那节课上读的另一篇论文,联想到。
  话说的真轻松。选择性无视就可以让自己毫不察觉。我知道别人的难处在我们的舌头上只是几个轻松的音节,可我们还是说了。牺牲一个人就能拯救所有人这种好事谁不愿意去做?不论从哪种意义上说他都是个幸运儿。要是这种机会轮到我,我巴不得做他个一百次。这句话真的不像是我说的反倒像是小说里的人能说出来的,那就假设他是小说里的人说的好了。反正就算是说了我也是一个行走的电化学包,再过一段时间就自行分解了。我完全不能接受佛教的转世轮回论啊……就算把一个人拆了再重新组装回去他也不会是他自己了。人之中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比如灵魂这种基于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出现的幻想。人就是由他所生存的时空而决定的,当这一段时间过去,他就不再是他了。
  我的脑子里又出现一幅画面,烟雾被吐出去得样子。呼。就像这样。
下一篇:这种感觉在我脑子里的图像是一个橘红色的漩涡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