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眠障碍中我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飞离了身体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 文章热度:

在睡眠障碍中我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飞离了身体

  二零一零年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好像事物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出于种种原因在几年之后它就从顶点掉落下去了。
  零八年到一零年的这两年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段,每天睡觉前都真切地期盼着第二天的到来的时间。我刚刚开始写东西,不论是日记还是编的故事,反正上课下课都在写。十二岁生日那天来了月经,心里被奇妙的欣喜和恐慌和愧疚感充满:感谢上帝,我是个正常的人。
  最后一天,那个惹人讨厌的女老师哭了。我当时手里拿着一只从批发市场廉价买来的玫瑰花,当我经过她的时候我想,她一定是在想念那个她平日里最喜欢的矮个子男孩。在二零一零年刚刚到来的时候,我就早已为这一刻而好好发泄过一通了。
  暑假的时候上数学补习班,第一节课,那个炫耀着自己清华大学硕士学历的乡下来的数学老师让全班每个人上台讲自己以后想成为什么。第一天,我说我不知道,于是他让我回家想一晚上。第二天,我想了很久该怎么表达才能显得我和这些还没有觉醒青春期自我意识的同学不一样,后来我突发奇想地说,我以后想去学习和大脑有关的学科——可惜很久我就没有再想起来这件事。
  十月份的时候,我鼓足了勇气跟她说,“我想离开了。”
  像往常一样,她说,“不行。”
  冬天的某一个中午,在睡眠障碍中我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飞离了身体,但是后者却不想让它就这么离开,于是拼尽全力的,哭嚎着,尖叫着抓着它。我好像飘到了空中,然后慢慢的落下来。地板是冰凉的。在其中我好像听见了很多声音,比如街上的小贩买东西的声音,宿管女老师骂骂咧咧的声音,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隔壁寝室那个学习很好的女生说话的声音。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往反方向发展了,之后的每一年都是上一年的继续。第一个十年就这么离开。一定就是如此。
  在我的想象中,它是这样的:网络上(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是在网络上)来自不同的地方的人因为新鲜事物的出现积极的讨论着,好像坏的事物被消灭,好的事物被复活。放学的时候,黑色的大门对外界敞开,一排又一排的小孩就这么欢喜的跑出去,在他们头上,落日从电视屏幕的背后一点点钻出来,温柔的迎接夜晚的到来。
下一篇:现在我就是想和他再接触接触看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