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的苦中他们能发现我曾感受到的乐趣吗?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高三的苦中他们能发现我曾感受到的乐趣吗?

  昨天发的东西被删了(笑)。赞一下管理员的效率。虽然自以为没有说什么实质问题……
  今天下午室友们就要从怀柔回来了。走过空荡荡的校园,贪婪地享受一下最后的宁静,想离开学校,离开宿舍,去无论什么地方。不想见到室友们,想继续寂寞下去。暑期学堂的高中生们离开以后,好像抽走了校园的少年灵魂,只剩下衰老的外壳和渴望衰老的人们。
  银杏的果子已经开始往下掉了。我不能直视白桦树,树干上菱形的凹凸像是眼睛,大大小小聚在一起逼视着我,又像是溃烂的伤口,连绵成恐惧和疼痛。我走过燕南园。一丛丛狗尾巴草野蛮生长,不知名的蔬菜以为自己也是野草,比野草还要高几分。爬山虎的藤蔓以葡萄藤的姿态攀援而上 ,屋子里亮着的吊灯在日光的放肆照耀下幽暗着。
  昨天午睡的时候,竟然梦见了42班的孩子们。
  我本是没什么资格和位置去叫他们“孩子”的,我比他们不过年长半岁到一岁罢了,但是我成了他们的班主任。在同辈和长辈之间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断纠结着探寻着,失望着不甘着。我做不成晶晶那样优秀的班主任,所以最后我只是写道:希望我这个小小的班主任在你们的未来能有一点作用,一点就好。
  很卑微。暑期学堂让我接受了自己的卑微。但我也一点点明白了这是父亲母亲面对自己孩子的卑微,是张老师面对自己痛哭的学生的卑微。他们未必可以全部理解我们,但却不太可能一点都不理解我们。他们是不是在苦口婆心的时候,忽然也想起了曾经对自己苦口婆心的人呢?
  我给每个人挑了明信片,在他们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写到凌晨一点。我不知道怎样的祝福可以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不一样,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可以传达我不愿承认的那些遗憾和愧怍。我一边写一边哭着,想起了那句歌词,中文版是毛不易唱的,他说:请记住我,虽然再见必须说。
  后来凌云微信上戳了我说,真感动啊。我发了个表情包说这是歌词啊竟然没人看出来吗。他似乎有点跳脚,让我把感动还给他。然后冷了一会儿,又说,你最后不还是发出来了吗。
  是啊,我还是发出来了。不愿说不愿说,但还是想说一说的。他们能了解吗?高三的苦中他们能发现我曾感受到的乐趣吗?一年之后,他们可以不后悔吗?我们最终可以在这个地方再次相见吗?
  我和我的高中是无法再相见了,但是他们把我的回忆和感动都带回来了。我和42班并不亲密,也没有真的玩开,我只是一个带队的、一个操心的、一个按部就班完成工作的。即使我连工作都没能做到最好,他们也可以理解我说的吗?我说北大不是最好的,但它正在变得更好。我说你们都会找到自己愿意坚守的道路的,终有一天。
  我在舞台上的时候,我其实希望42班的同学看到我。我不觉得羞耻,虽然我跳得不好。我说不出,也不需要说,因为节目所以没有一直陪你们玩更多东西。我本来是借此逃开他们的。我希望他们看到,两天时间我们班主任可以做到什么,拿出干劲儿的我们可以做到什么。这是当年我从暑期学堂里得到的幸福,我希望他们也可以得到。
  最后一天办退营的时候,凌云是最后一个交钥匙的。我到37楼敲了他的宿舍门,门没有关,我看到他靠在床头似乎睡着了。我敲了一下门他就忽然惊醒,然后不好意思地愣着看我。我很惊讶他也会有腼腆的时候。寝室已经空了。他的其他三个室友都是隔壁班的同学。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充电,所以错过了我催促的消息。箱子已经理好,被冷落在房间中央。真是寂寞啊。那个画面确实戳到我了。这个在见面之前就和我自来熟的孩子,这个竞选班长失败的孩子,这个会被一些人说成“女气”的孩子,这个直言不讳说我可爱要和我合照的孩子。他让我想起L,想起去云南遇到的小男孩儿,想到纯粹的少年,干净、却孤独。我们很快办完了手续,我说路上小心,然后说再见。
  凌云,我希望你不孤独。这是我明信片上冗余的言辞的真正含义。你知道那句歌词是什么意思吗?你说对了,我想说很多很多,但是说不出来。我想说对不起,让你们没有圆满,我想说我做的不好,但还是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我想说我想和你们做朋友,只是这实在太难了。我想说,我希望我作为班主任是有价值的,我希望自己被记住,不管是哪一个我,不管是我的形象还是我说过的话。我们虽然有微信,但也可能真的不会再见了。最后的最后,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你们的高三快乐,我希望你们不迷茫,我希望你们顺顺利利地走下去,不管最后考上哪所学校。
  你们不需要理解这么多这么多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啊,你们对我很重要。这七天以来,很高兴认识了你们。
下一篇:对于青春的怀念和思念被自己混为一谈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