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青春的怀念和思念被自己混为一谈了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对于青春的怀念和思念被自己混为一谈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想到的竟然是煎鸡蛋的滋滋声。小时候不像现在这样,似乎要趁着回来不多的日子,把没吃过的都吃一遍。小时候可以把个位数子回来的日子过成一年365天的日常。现在我们都成了时日无多的人,所以把生活放在指头间紧紧捏着。
  我的生活和姥姥的生活,都是指头间的一根头发丝,或者一根挂面。她长长用捏这个字,捏两根面条当午饭,捏两块瓜当早饭。以前捏着吃是为了偷着吃,现在捏着吃是不得已的纠结了。她无法做出捧着碗的动作,端什么东西都是两根指头捏着一点边边,一边抖一边面不改色地看着颤抖的手指和颤抖的碗碟。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捏不住了。汤汁溅出来,粥打翻了,咸鸭蛋最好吃的那一块蛋黄咕噜噜地滚到地上,就算这样我们也舍不得这一口,因为剥开一个蛋壳,就只有这一口,因为熬了几个月,就只有这一周。
  对于青春的怀念和思念被自己混为一谈了。那个不被打败的年纪和不愿认输的自己,面对思念任其宰割。大卧室的电视机终于坏了,再也无法播放出我们三个趴着看的动画片了。它坏得刚刚好,姥姥也已不再需要在床上看电视了。但它坦坦荡荡地坏着搁在那里,就像一座墓碑,无法忽视的庄严肃穆,逼人追忆它生前的样子。
  如果可以背着墓碑前去修行,能否和十字架下的基督比肩?
下一篇:受到干扰的运动无法再延续陆地上的符号系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