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不止一次回想起这流水一般自然而然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我曾不止一次回想起这流水一般自然而然

  清晨很早很早起床,感到电视台化妆,世界还未完全苏醒,不甚明亮,冷,处处是一片阴沉而沉静的黛青。
  不知是哪里来的化妆师,水平超级业余,比西瑞姐差了不是一个档次。于是,我开始怀念婚礼前试妆时,她在我身边忙东忙西时衬衫摇晃的飘带,以及身上散发出的淡雅的清香;开始怀念出门那天的众声喧哗中,她镇定自若,让紧张至极的我渐渐安心。
  这就是实打实的差距,被岁月锤打、磋磨出来的差距,坚硬,残酷,不容置疑。站在差距这端的人毫不自知,站在差距那端的人,仍在继续前行。
  化好妆后,我们就乖乖坐在了导演事先安排好的位子上。就在我还在和柠檬叽叽喳喳地述说着紧张之情时,先导片已经开始放映。我瞄了一眼手表,天,上午九点,分秒不差。
  演讲结束后的无数个瞬间里,我曾不止一次回想起这流水一般自然而然,然而又像惊天霹雳一样的开始,那么精准,那么严谨,这其中包含的所有态度和所有努力,真的让人肃然起敬。
  很快轮到了我。
  在侧幕候场时,我十分紧张,不停做着深呼吸。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出场音乐响起,当我微微侧着头信步走到舞台中央,当热烘烘的明亮的镁光灯打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所有的紧张感,仿佛有一双善解人意的魔术手一般,被顷刻间全部拿走了。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曾看过的无数选秀节目里,舞台上的演员们在最后绽放时刻的轻松和自如。真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轻松和自如千锤万凿后的轻松和自如,在走上台开始表演之前的那一刻,一切,其实已经写好了,其实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的事,便不用多说,最后的整个讲述,是所有联排、彩排之中最好的一次,没有口误,没有打哏,完全顺畅。原来,当你万事俱备,当你胸有成竹,在舞台上的感觉,是那样享受。
  收到了一些不吝溢美之词的夸奖。我默默记着。
  记者节那晚,妈妈来玉兰吃饭,怀里抱着一大捧粉色百合,还挂着水珠,间杂着粉紫色满天星和小雏菊。
  这是她为我准备的礼物。
  每逢节日,或者特别日子,妈妈总爱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她的皮肤已经松弛,容颜已经苍老,但她的心,依旧浪漫、年轻。
  这么好的女人,却没得到她该得的爱情。
  电钢琴到了玉兰,桓桓和桓爸桓妈通力配合,帮我组装了起来。雪白的外观,倒是好看,可是音色沉闷得很,比真正的机械钢琴差太多了。然而,即便这样,新家里,终归是有了练琴的家伙事儿了。
  不敢算时间,整个下半年诸事繁杂,真的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去学琴了。当初信誓旦旦对妈妈说的不会中断,如今竟也成了空话。是要尽快回复正轨才行……
下一篇:甚至从六月份去内蒙开始就完全乱掉了的工作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