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种他生命里难得的富有声色的时刻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这种种他生命里难得的富有声色的时刻

  婚后第一天清晨,桓桓比我起得早,系上围裙,钻入厨房,给我做面吃。
  家里还没有香油,便只能放了一些盐,切了两个煮蛋,撒了一些葱花,同样用秀秀气气的白瓷小碗盛了,十分乖巧地摆在餐桌,等待着我。
  殊不知,即便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碗面,对我来说,都已经十分奢侈了。
  时间短促,两人来了个万嘉360半日游,吃了顿芝士炖鸡,就算是“蜜月旅行”。
  晚上,回家里拿书、电脑、衣服,以及一些必备用品。我看见,14号那天泪眼涟涟的母亲,精神和状态已经恢复大半。在我和桓桓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满脸带笑地、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奇地过来询问我们结婚典礼上的细节。
  爸爸则戴着老花镜,在客厅计算回门宴的来客数量,好安排桌数。他照例和妈妈争吵着,针锋相对,谁也不肯让谁。平日里话不多的爸爸言语激动,神色丰富,我格外用心地看上几眼,觉得,他这么多年来死气沉沉的生命,在此刻,因着我的婚事,而隆起了些许的正常的声色。
  以及结婚那天,当桓桓将我抱上花车,花车欲开走之前,爸爸将手伸进车窗握住桓桓的,向他叮嘱酒桌上陪娘家人的诸种细节。我看见,在撒手的一瞬,他的双臂向下重重地垂放,好像是放心了,好像是在示意花车可以走了。那一刻,那个动作里,从他瘦小干瘪的身体里,迸发出了几乎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感受到的,属于父亲的高大、沉稳和伟岸。
  那一刻,我刚刚止住的泪水,几乎又要奔涌而出。
  这种种他生命里难得的富有声色的时刻,我清楚地知道,在我的婚礼、回门等种种和结婚相关的环节彻底结束后,也将随风消逝。我是多么,想让它们留存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打好包后,爸妈,我和桓桓在客厅坐下,喝茶、聊天,聊着关于婚礼的一切琐碎而有趣的细节。虽然聊天全程依旧充斥着爸妈的争吵,但我很满足。我听着桓桓一声声清晰而自然地叫着“爸、妈”,感到有些不真实,有些超离现实的梦幻,仿佛,我这个千疮百孔的家,从这一刻起,真的变好了。
  将我和桓桓,以及大包小包的行李送到玉兰后,妈妈的车,幽灵般悄无声息地湮没进夜色。
  不知为何,在结婚典礼结束后就开始漂泊无依的有若浮萍的心,渐渐开始安定了。
  今天清晨,便开始将所有的物品一件件归类、归位,包括冰箱贴、娃娃、相框之类的饰品,摆到该放的位置,新房,开始有了一些家的样子。桓妈送来了一些新鲜蔬菜和鸡蛋,空无一物的冰箱,一点点填满。先前充满了烟味的乌烟瘴气的家,一丝丝填入了煮粥的味道、沐浴露的味道、夕阳的光影和阳光的香气。
  还缺落地衣架,还缺一套餐具,还缺一张卧室的小小桌子,还缺一架电钢琴,还缺一盏落地灯,还缺擦手巾、垃圾袋、茶杯茶壶、刷牙杯……还缺,很多很多大件或小件的东西,需要一点点置办,一点点让家完满起来。
  桓桓会在出门时把所有垃圾桶里的垃圾集中到一处,倒掉;会帮我冲好奶茶;会把杂乱的床铺平整;会帮我叠大衣,叠时连扣子都要一粒粒对正、扣好。
  我开始试着,喊爸喊妈,开始在桓桓为我张罗的真正的书房里,开始工作。
  让一切纷杂的变得整齐,让一切浮华吵嚷的变得沉静,让一切,开始流淌。
下一篇:守在小小出租屋的小小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