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被张小艺拽去做老乡会新年联欢会的主持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这两天被张小艺拽去做老乡会新年联欢会的主持

  灿烂的阳光照在对面小高层的阳台窗户上,激荡反射出一片金黄得几近发白的刺目光焰。我看着这光焰,觉得全身的欣慰温暖。
  身体的各个角落都是疲惫的。
  这两天被张小艺拽去做老乡会新年联欢会的主持,时间仓促,任务艰巨,纵然万般不愿,但要强惯了的我还是应允了。为了做好,我把整个人都搭进去了。
  首先是写串词。这于我倒不是太难的事情,只是时间太过仓促。周六凌晨花费四个多小时写完,画上最后一个句点时已是清晨五点,睡了不到一个半小时,起床跟局里的工会年度工作会议。
  很多年没有熬通宵了,感觉整个人都飘在半空中,反应和动作都比平时慢半拍。然而,和会议的工作人员打交道,和电视台的张老师交谈,我努力用精神饱满的壳把自己武装起来。
  中午来不及睡觉。换衣服,做头发,化妆,那些精致的店面我都是第一次去,一个人,克服了所有的孤独和胆怯,装成经验丰富、久经沙场的熟络模样,落落大方地和化妆师和发型师交谈。化完妆,不能再戴眼镜,我又一个人,视线完全模糊,每踏一步都小心翼翼,但又步履匆匆地赶去联欢会现场。要知道,在平日里,眼镜是我的命。
  然后就是和其他主持人对词。然后就是仓促中换上小姨带来的晚礼服。然后就是主持,就是慌乱中的忘词和口误,就是敬酒,就是一整个晚上的奔波和喧闹。
  这一程奔波,这一整晚,我没有得到丝毫的享受和快乐,事实上,我也不是为了享受和快乐而来。我好像只是为了完成张小艺的托付,为了支持身边这位温暖的好同事,为了完成一个任务,或许,为了挑战与锻炼自我。我的视线是全然模糊的,台下的、身边的人我几乎都不认识,在众声喧哗中,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与孤独。
  我很快便离开了,拎着所有的沉重的台本、衣服、高跟鞋。没有拍照留念,没有送了又送的、难舍难分的道别。就让我悄无声息地离开吧。我愿这样,我只能这样,我本就应该这样。
  但还好,张小艺是温暖的。
  我会在一切开始之前向他诉说我的紧张,他说:“别怕,我在呢。”
  结束后的饭桌上,他坐我旁边,说:“你还好吧,看你手一直抖。”
  回到家后,他给我来了电话,说:“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也给妈妈去了电话:“阿姨,亚亚今晚表现很好,还有抱歉,没有照顾好她。”
  ……
  终归还有温暖。是回想起来,想要流泪的温暖。
  在这一切的一切之后,周日沉沉地睡到中午,全身酸痛,眼睑上还有洗不干净的眼线。然而不能再休息了,我重新开始,重新上路,写周六的工会工作会议消息稿,修改拖了太久的井控培训专题。慢慢地,缓缓地,一字一句地,我发现我好像只有在艰苦单调的工作的磨蚀中才能让自己的情绪和状态回归自然。
  而本该是有一个人,帮我回归的。
  但我靠我自己。靠我自己完满今天,迎接明天。
下一篇:白天在班上完成了拖了n久的井控培训初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