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在班上完成了拖了n久的井控培训初稿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白天在班上完成了拖了n久的井控培训初稿

  降温了深夜坐在窗边,是一阵比一阵更为浓烈的寒风丝丝缕缕渗进来,侵肌透骨。
  天气预报显示,明天还要降温,最高温度只有4度,且有小雪。姑且不管这预报准确与否,但我知道,天气要真正暖和起来,春天要真正到来,还有一段漫长坎坷的路要走,还要经受很多的冰冷与寒风。
  上班第二天,精力在慢慢恢复,但报社的人迹仍有些寥落。我发挥小宇宙,白天在班上完成了拖了n久的井控培训初稿,足足四千字的,拖沓漫长的初稿。我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全写进去了,整篇稿子现在严丝合缝得没有一丝丝空隙,可以插进去别的内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删繁就简,去除多余的枝枝杈杈,保留精华。
  这次的速度还算满意,可遗憾的是,仍没能逃脱出惯有的工作通讯写作模式。革新,总是要走过一段头破血流的路,总是要极其艰难。
  午后,再次享受到了大爷的专项服务,免费供应的杯装可乐。
  我把春节前的纸杯拿给他,他迟疑了一下:“这杯子还能用吗?”同时环顾四周。接着来到饮水机面前:“我涮一下再用,涮过的水正好浇花。”手端着杯子晃着圆圈,几步踏到他摆满精致小花盆的窗台前。
  我站在一旁,愚笨而迟钝地感受着这生命里的温暖。
  晚上,是一场不期而至的聚会,六家人,十八口,围坐在庞大而圆满的桌边。他们都是从当年的三厂九中走出来的老师,在离开那座校园后的十余年岁月里各自奔赴自己的人生,而当年奔逐嬉闹的年幼的我们,也长成了二十岁出头的少年,读研了,工作了,开始慢慢融入社会,开始领悟到成长的残酷,开始由衷地回忆起遥远而灿烂的童年。
  我依旧没有多说话,只是看着大人们兴致很高地相互敬酒、拍照。他们所讲的,也多是我们当年或好笑或怕羞的糗事,用手比划着,眼神明亮。十几年的岁月会经历多少事情,可十几年后相聚,大家谈论的,竟还是那些最初的日子里的陈年旧事,他们甚至说得出往事中每一个生动的细节。这里面包含着一种多么动人的力量,大人们有他们最初的其乐融融,最初的年轻,我们孩子们有我们最初无忧无虑、相伴玩耍的童年,最初的,总是最触动心魂,留得最深的。
  不能细想,一细想就会流泪的。
  相聚的时刻总是短暂,回程的路上,看见中原路两侧的路灯杆上,中国结形状的红色灯饰依旧亮着,血一般的浓重的蓬勃的深沉的红,向东向西无尽延伸,伸向远方,照彻黑夜。
  这是我生活的地方,我就日日行走在她甜蜜又苦涩的泥土上。
下一篇:无奈只得先找单哥要了残损的稿子缓慢地修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