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只得先找单哥要了残损的稿子缓慢地修改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无奈只得先找单哥要了残损的稿子缓慢地修改

  主任依旧早早到了办公室;芹姐穿了春节新买的巨可爱的羽绒服;波波依旧幽灵般默默地飞速地飘过门口,一边飘一边瞅主任在不在;电话又此起彼伏地响了,一会儿问这个表格交了么,一会儿问那篇文章要怎么改;通往微机室的走廊里,又响起了编辑们拿着巨幅的报纸大样走过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在报纸二三版通版的左下角和右下角看到了自己忙了一个春节的稿子,如此的熟悉,却又陌生到不忍卒读。
  都回来了。回复到了如常。
  然而,我个人的状态却十分糟糕,极度疲惫,心情低落,无法展开工作。无奈只得先找单哥要了残损的稿子缓慢地修改,一点点找回状态。后又把宿舍清扫一遍,在单纯的体力劳动里让自己身体里的细胞和神经苏醒过来。
  最终,把稿子修补完毕,投给了炼化周刊,又费尽周折,寄出了一份飘渺至极的希望。但还是那句话,至少要试一试的,不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春节前在唯品会拍的面膜,浴盐,身体乳和手霜终于到货,依旧要在等待和寻找的日子里,好好对自己。
  小姨昨晚送来了老家的糍粑。今天妈妈把糍粑煎了,晚上又跟半片鸭和萝卜炖在一起,本应是十分美味的一大锅食物,只可惜盐放多了,吃起来不太尽兴。然而我嚼着糍粑那又绵软粘牙,又油腻酥脆的口感,仍感到幸福极了。
  我始终觉得,这一切庸常而琐碎的时光流淌之中,有十分美好而持久的东西存在,这东西是什么我说不清,是挑战,是注定被瓦解的坎坷,或是如晨光熹微般美好的希望。但能够被肯定的是,这种东西,是我在漫漫长路上前行所依仗的,它仿佛是暗夜里的灯塔,光芒微弱,但那光芒又多么像一种坚韧而神圣的信仰。
  这漫长的过程,这我所惟一能够把握、惟一拥有的过程,是多么美好。
  好了,就这样吧。经历了春节的日记空白,我发现无论长短,我还是离不开这种自我对话。它让内心安静,让我坦诚面对自己,是一种净化,一种独语,一种自省。
下一篇: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你能创造这过程的美好与精彩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