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来小学六年级当我们班级实行座位轮流制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自从把书桌从朝向墙壁的那面搬到窗前之后,感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一种奇妙的、毛茸茸的感觉(在脑海里的形象是小学二年级在语文课本的某个插画中看到的软绵绵的草地的模样,草地上还有一个白人小孩追着另一个白人小孩跑,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只蒲公英)。我闻起来像是老旧而且墙壁咯吱咯吱的租房(现在的房子)的灶台的味道,自从晚上十点去烧了个饭之后那股味道就一直残留在头发上,然后我又从冰箱里拿出了十刀三袋的素食便捷鱼肉,是柠檬和盐的口味的,和平时一刀一袋的超市自营鱼肉(ranch味儿)完全不同。现在的感觉和前一段时间当我的桌子还面对着墙壁的某一天晚上写日记的感觉极其类似。自从我把书桌从朝向墙壁的那面搬到窗前之后,一天的二十四个小时似乎变长了。昨天我梦见在锅里煮的咕嘟冒泡的苹果,很快,今天就在网上看到了一样的场景:是一个名叫做【一分钟、五十分钟、二十四小时制作面条】的视频里,在那份用了二十四个小时制作的面条的汤水之中(一份我这辈子也不会去做的面),存在着几块被切好的苹果,它们是最后被放入汤里的食材,目的是为了让面汤有一股甜味,这和昨天我梦见的苹果汤一模一样。
我想起来小学六年级当我们班级实行座位轮流制
  我想起来小学六年级当我们班级实行座位轮流制(以竖列为标准,每过一周就向靠窗的座位挪一格,而原本窗边的座位上的人挪到靠着门的位置),某一个轮到我坐在窗边的日子,那一天我因为在绿色格子的作文纸上写小说的时候在一页纸里写了许多重复的词而对自己写的东西产生了一种恶心的感觉。这和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惹我妈生气而给她道歉在洗手间的浴霸下产生的那种混合了我妈强迫我信的JD教里的【人生而就是有罪的,我是因为J稣的死才活在世界上,而我又做了这么多错事(特指让我妈伤心),所以我不配活着】的恶心感不同,是一种单纯的对于自己写的东西的恶心,就像是我前几天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翻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的时候的恶心感,是那种清晨四点钟醒来透过黄色的窗帘看到外面的世界而产生的那种对自己的身体的强烈的恶心,这种恶心我管它叫做“社会性的恶心”不是指从审美的角度(虽然就像是大部分后青春期的人一样,保有着这种恶心),而是混合了无力感和拘束的感觉和半睡半醒之间对自己的陌生感的恶心。如果人有下辈子的话,我肯定会在下辈子的某一天回家的路上想起来在这个城市里日落时候黄色的楼房,还有从四楼往外看那些高大的建筑闪闪发光的样子。可惜没有。
  一点半了。我真的很想要朋友,很想要朋友,很想要朋友,很想要朋友,很想要朋友。如果有朋友我就能有归属感,就会感到幸福。可以聊天的朋友,搞笑的朋友,喜欢我的朋友,依赖我的朋友。一点半了。冲个澡,尤其是要认真的洗个头,然后是身子,然后是脸。在之后我要去敷个面膜,然后是擦身子,等着面膜晾干在脸上的时候学习。明天八点半又要起床,摄入一堆咖啡因,听别人说话,然后是去lab,听别人说话。明天晚上躺在床上依旧可以感受到咖啡因流动在血液之中影响神经。还有我的亚洲肠子分解不了的牛奶。我今天在厕所的地上捡到了前几天剪的刘海的碎发,就跟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现在它们都在垃圾桶里了。我在想,如果人一天天总是闷在家里,哪怕是把书桌从靠着墙的一面移到了窗户边上,对身体总是不好的。前天晚上,我梦见死去的人都复活了,他们在每一扇我打开的门后面。
下一篇:同个屋檐下的孤独想必比独自一人刺骨得多。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