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是小说原著在电视剧翻拍之上的绝对优势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散文 文章热度:

  刷剧的战线不能拖的太长,半天已经足够。无论是十二集的番剧还是五十集的电视剧,无论是从头到尾好好看还是2.0倍速加猛拖进度条走马观花,剧情压缩在从午后到午夜的大半天里,都足够产生爆炸性的冲击力。
  我不是一个有追星历史的人,除了爱奇艺和腾讯vip没有为喜欢的明星花过一分钱。最接近于粉丝的行为莫过于在百度图片库里搜索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剧照翻来覆去地欣赏。我不容许自己在墙上贴满男团女团地海报,也从不考虑把电脑或者手机壁纸设置为柯南剧场版高清大图或者毛不易的个人写真。室友常说,她如果不谈恋爱,就要追星。既不谈恋爱也不追星的状态是痛苦而迷茫的。
那便是小说原著在电视剧翻拍之上的绝对优势
  看陈情令其实是一时兴起,背单词背到吐血,忽然想看看新番。奈何日漫似乎也走上了日常搞笑沙雕的不归路,再难以从中找到热泪盈眶或五味杂陈的震撼力。于是我转向了电视剧。虽然魏无羡的跳脱性格和现男友的面瘫脸最初都让我接受不能,但是在杨紫和王一博这两个对我而言演技半斤八两的主角中我最后选择了后者。
  陈情令比我想象中好看,甚至不止于好看这个浅薄词语的范畴。考虑到这是而倍速播放加跳戏观赏之下得出的结论,不免仍有偏颇。主角的打戏仍然惨白无味,剧情巅峰的台词设计有时反倒将观众推下失望的大坑,而主角的演技也不算稳定,最终靠着不错的身材和受广大粉丝青睐的颜值让这一点不至于太拖后腿。
  这些问题似乎反倒说明了另一个问题,那便是小说原著在电视剧翻拍之上的绝对优势。当人物形象依托于读者的想象,作者从不会因为一句角色长相的描绘触怒任何观众,毕竟所有的描绘归根结底都是帅气的概括,角色之间的差异只是人格行为上的参差而已。
  但是就结局而言我却偏爱电视剧的诠释。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每当错身分别的时候,似乎背景都被换作了山河与碧空,以宇宙之大来淹没彼此再度相见的可能。江湖是这样的。武侠是这样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云彩才是告别的要义。
  十六年的时间让他们都可以在漂泊中立身,将无根的剑鞘当作自己的故乡。所以他们无畏于分道扬镳。只有如此,蓝忘机和魏无羡才当得江湖的豪侠之名;只有如此,一句“知己”才被赋予了胜过彼此陪伴的超凡意义。那人在魏无羡背后唤他“魏婴”,他转过头眼中浮现一抹白影,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又一个十六年之后的他们,在又一个十六年之后的春天。是蓝湛来找魏婴,还是魏婴特意等在蓝湛必经之路上,都只不过是他们彼此铭记、各自珍重的印证。无须言说,无须约定。
  想来小说和故事有很多结尾的方式。比如风起云涌徐徐落幕,比如剧情巅峰戛然而止,比如细水长流直至肉眼看不清的地平线。如今的电视剧与网络小说往往是第一种结局,或太平盛世或闲云野鹤,故事消失在暴风雨之后的安详氛围里,在圆满的同时留下无味的干涩感,比如甄嬛传、琅琊榜与陈情令。这样的故事有明确的开始契机和结尾标识,故事终结之时故事里的人物却在读者的想象空间里继续存在。昆德拉和百年孤独的故事则更接近第三种结尾方式,人物和故事共同终结,其隐喻的却是相反的意味,即同样的故事在轮回中永无终结。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布恩迪亚家族和托马斯特蕾莎的死亡让人产生重温前文的渴望,而电视剧的完结却让人期待后续故事的揭晓。同人文、花絮和衍生周边都是为了填补故事之后的空白。留下空白的电视剧和网络小说比填充了全部空白的经典小说更容易创作,但也有着更强的适应性和变化空间。
  这些故事不够宏大,它们都只是江湖里的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面封闭地上演着自己的爱恨情仇。只有创造出全部江湖的作者才能够和经典比肩,他们第一次写四海为家的浪子,写踏剑而行的侠客,就像另一些人写数月不停的暴雨,以及战火中荒诞至死的普通人。我想这些人物不需要用演员来填补叙述的缺口,甚至不给演员留下一点可以渗透的裂缝。它们生来便都是故事,无尽的故事,饱满的故事。
  说回陈情令。我一直都喜欢江湖,喜欢江湖的无界,江湖的自在。我玩的手机端网游一定是建立在江湖背景之下的游戏。我可以飞去落日镀金的山头看大漠孤烟与枯木成林,可以去水流涓涓而过的梯田看村头小桥下荷花初绽。但是陈情令的故事结束后的江湖却给我一种空旷与无聊,似乎江湖中本就没有日常与规律的生活。我们在江湖中寻找各式各样的刺激,一种刺激磨钝了针头就再来一针。江湖不应如此单调,如此可悲。
下一篇:明明有想做的事情却从不能下定决心通过行动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